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博客日记博客日记

二手车渡劫:车商90天无订单,平台裁员、砍业务求生

文/向阳编辑/水笙2020-04-07【博客日记】人已围观

简介面对疫情带来的寒冬,平台们要反思的是,如何调整业务才是最优解,如何才能实现盈利并具备抵抗风险的能力。

二手车行业太冷了。

尽管武汉已经开始复工,但升官渡二手车交易市场里依然空无一人。

振军从2018年开始做二手车商,去年他在这里包下了一个门面和12个车位,和三个合伙人做着二手车买卖。

因为疫情,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完成一笔订单,车辆压在手里,成本已经投入,但资金无法收回,他的压力巨大。

整个汽车市场的消费还未回暖,根据流通协会数据,2020年3月汽车消费指数仅为63.0,尚未回到正常的消费指数水平。

在这其中,二手车市场则更为艰难。

一位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感叹,占据电梯已久的二手车广告终于消失了。

这映射了现实,广告战是二手车行业的重要标签。瓜子二手车、优信二手车、人人车等平台,曾经在广告上疯狂投入来争夺市场,为此他们甚至不惜以亏损为代价。

没人想到,是疫情让广告声停了。

生死存亡时刻,对本来就尚未盈利的二手车电商平台而言,维持现金流才是重点。

优信集团(后称优信)正在“卖身”,3月24日晚,58同城宣布与优信签署协议,以1.05亿美元收购优信拍业务相关的资产,约合人民币7.44亿元。58同城CEO姚劲波曾提到,二手车拍卖是二手车流通和价值发现的关键环节。

各平台也陷入了裁员和业务调整风波,瓜子二手车(后称瓜子)宣布对集团岗位施行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,其中集团P序列、M序列降薪30%,补偿假期13天,集团总监层降薪40%,集团VP层降薪50%。

连线Insight了解到,由于被裁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,不少瓜子员工正在进行维权。

疫情给行业带来了毁灭性打击,这波洗牌后,有多少玩家能活下来?

车商:疫情暴发后,至今没卖出一辆车

振军手里的8台二手车已经落满了灰尘,停在车位上等待出售。以往春节后的2月到3月是旺季,市场会迎来换车潮,一个月的销量可以抵得上平时两三个月的数量。

疫情让旺季归零。

振军回想了一下,他们最后一次买车,可以追溯到年前。

压力来自于各个方面。货都压在手上,只能不断降价,振军不指望能赚更多了,只希望售卖时能够覆盖成本。

他提到,比他更着急是身边卖豪车的二手车商,因为资金压力更大。库存达到千万元以上的大规模二手车商们,压力也更大。

已经投入的成本,还包括车位。振军说,“这是一次性把一年的资金全部投出去了,不管你卖不卖得出去,车位车本都要出。”

等待的日子里,振军只能重复地在朋友圈、微博和二手车交易平台上发广告。

偶尔有客人问询,价格都聊得差不多了,但是他们不敢出门看车。“都说等疫情结束之后再说,但是过几天之后,他们就后悔了。”振军无奈地说,网上咨询很难促成交易。

实际上,国内二手车行业寒冬,并不是疫情时期才开始的。从2019年开始,车市整体下行,二手车行业增速放缓,行业进入新的洗牌期。

车商以前坐着收钱,现在一客难求。

二手车平台的加入,让车商的日子更难过。

虽然二手车电商平台规范了市场价格,但振军发现,二手车市场的价格越来越透明了,各大二手车电商平台把价格摸透了,消费者想要卖车,可以货比三家,到各个平台看一圈就知道车的价值,二手车想要收车,就得出价更高。

“大平台也在搅乱这个市场。”振军认为,二手车电商平台在评估车子价格时,报价过高,导致很多车主心理预期变高。

 

在这种市场下,还有黑心二手车商,将事故车修好后再低价售出,又一步挤压了正规二手车商的盈利空间。

收车费用高,车商的售出价格却不得不压低,利润薄几乎是业内人士的共识。

疫情的到来,是雪上加霜,不少车商选择了逃离。

而振军只想让疫情快点结束,把手里的车卖出去,把资金收回来。他也考虑到最坏的情况,如果最后真的撑不下去了,就回到4s店或其它地方继续工作。

二手车电商渡劫:裁员、砍业务

抢传统车商生意的二手车电商平台们,也置身危机之中。

疫情暴发,已经成为了二手车电商平台内部问题的遮羞布,有内部员工告诉连线Inight,疫情成为了裁员和调整的借口,但危机从2019年就开始了。

从2019年开始,破产传闻、变相裁员、砍业务或卖业务……各种坏消息将二手车商推向舆论漩涡。

易弥从未想过自己也会陷入这场漩涡。前不久他还在高强度地加班,当月度任务提前达成,整个部门会在公司过道尽头的餐桌上吃火锅,这是他在瓜子二手车最享受的时刻。

2019年,无论是员工数量还是业务范围,瓜子二手车都在扩张。代言人更换成了雷佳音。业务上,增加了全国购业务,用户可以在线上看车、全国购车,平台提供检测、物流、交付、过户等一站式服务。这一模式打破了地域壁垒,二手车业务从而深入了三四线城市。

Tags:二手车

很赞哦! ()

文章评论